徐和誼董事長做客大公網 暢談北汽轉型發展新征程

發布時間:2017-03-11

       2017年3月10日,全國人大代表、北汽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徐和誼做客大公網,接受大公網2017全國兩會《大公訪談》欄目訪問。

       以下為訪談實錄:


        主持人: 大家好,歡迎大家收看2017年全國兩會特別報道《大公訪談》,我是主持人周楠。徐總您好,首先請您跟大公網的網友打聲招呼。

        徐和誼: 大公網的網友,大家好。

       主持人:徐代表作為北汽最高的領導和決策者,我們也很關注北汽的發展,2016年是“十三五”規劃的開局之年,中國提出了“中國製造2025”,包括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些都為汽車行業由製造到創造吹響了號角。雖然製造和創造僅一字之差,但在這個過程中我相信您有更多的思考,您可以簡單給我們介紹一下嗎?

       徐和誼: 是的。中國製造2025,聽著好像很遙遠,還有8年時間。但是,真是想從製造大國成長為製造強國,我認為時間很緊迫,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算短。中國汽車行業在建設製造強國的過程中扮演什麽樣的角色,我認為是扮演主力軍這樣一個角色。

       從整個中國汽車行業來看,現在我們是全球第一大製造國、第一大消費國。“大”做到了,“強”差距還不小。現在中央提出來轉型的問題,通過轉型如何能夠使我們整個產業做強,這是擺在我們每一個主力軍麵前最重要的事情。

       現在中央提出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我覺得提得非常準確。北汽集團這幾年也從戰略上提出來,由一個傳統的製造型企業向製造服務型和創新型企業去進行戰略轉型。通過最近這兩三年的實踐,可以說初見端倪。

       主持人:取得了一些成績。

       徐和誼:有一點小小的成績。我覺得更多還是在實踐中嚐試到了一些酸甜苦辣。

       主持人:比如呢?

       徐和誼:我想還是先從大的方向梳理。

       作為製造型企業的轉型現在有三個方麵要緊緊抓住,特別是結合汽車的行業特點來說。

       第一個,還是在研發上。我們的研發跟國際水準、國際先進企業比較還有很大差距。一個是在研發投入上,一個是在研發人才團隊培養上,一個是在研發產品的綜合質量上,這三個方麵我認為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第二個,質量上。可能大家也注意到了,這一次克強總理所作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專門提到了“質量時代”。“質量時代”在這一次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來恰逢其時。上一年度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來是“工匠精神”,這一次提出來是叫“質量時代”。我們要想成為一個製造的強國,由製造到創造,質量是根基,是基礎。談到質量時代,往更深層次引導一下有一個最基礎性的叫誠信,沒有誠信何談質量?不管是企業還是每一個參與者,要有誠信的理念,要有誠信的素養,沒有這個無從談起質量,更不要談“質量時代”,圍繞著打造“質量時代”我們每一個人都有義不容辭的責任。

       第三個,要成為一個製造強國,包括我們剛才所談到的轉型問題,還有一個更大的更基礎性的是文化。我跟大家講一個真實的事情,我記憶中在10年前我到德國出差,我遇到了一個汽車行業內的專家級人物,我跟他探討過一個問題。我說:未來中國汽車和這些國際汽車大國、國際汽車企業競爭,我們的差距是什麽,或者說競爭的焦點是什麽。

       主持人:對方回答是什麽?

       徐和誼:我萬萬沒有想到他回答的是“文化”。他沒有談產品、價格、技術、人才,談的恰恰是文化。他說了是文化以後,我真的沒有聽懂。我也沒有悟得那麽深。轉眼間這十年過去了,我一直記著他的話,也一直在思考,一直在觀察。今天可以說悟到,不能說悟透了,我有了一定的感受。我認為未來真正的競爭焦點在文化上。比如剛才我談到了總理這次提出來“質量時代”,從“質量時代”延展到工匠精神,延展到剛剛我提到的誠信,我認為這些都屬於文化的範疇。沒有高素質的汽車文化,何談成為一個製造強國,怎麽談要成為一個汽車的製造強國。隨著整個經濟、社會、行業乃至到企業的進步和發展,我覺得文化的進步,文化人才團隊素質的提升更是迫在眉睫。包括我們談到的品牌問題,搞品牌建設更多的是集中在文化。這是我這個時期以來所思考的問題。

       主持人:您提到的無論是質量誠信還是文化,我相信不僅僅是汽車產業,所有的行業都應該視為一個未來要繼續努力的一個方向。當然我們也看到了您之前也提到過要把企業做大做強,要把汽車產業培育成支柱產業,當中也提到了自主品牌是核心是根本,但是我直言不諱地說,目前我們國內的民眾對於國內汽車品牌的自主品牌還不是那麽信任的,如果北汽接下來走自主品牌的道路,相信這條路不好走吧?

       主持人:您打算怎麽走這條路?

       徐和誼:在我們企業內部,我把建設自主品牌比作為“二次創業”,我也結合兩年前習總書記到寧夏考察調研時提出來“重走長征路”。在我們企業內部,我把自主品牌建設比喻為“二次創業”和“重走長征路”。

       為什麽說“二次創業”呢,北汽的“一次創業”是什麽呢?“一次創業”是由小到大,由合資到自主。那個年代走過那段曆史,合資的成分更多一些,從2007年以後北汽開始了第二次創業,也就是自主品牌的建設。一晃走到今天近十年的時間。

       主持人:都是酸甜苦辣。

       徐和誼:苦啊,辣啊,更多一些吧,難度之大,真是比預計的還要大一些。

       在汽車行業裏大家知道這樣一句話:許多年前,時任一汽集團董事長的竺延風在接受媒體采訪的時候講過一段話,那時他講完這段話引起了社會上很大的爭議。當時媒體記者向他提問,幹自主品牌多長時間能幹起來。竺延風說了這樣一句話:“耐住寂寞二十年。”就這句話引起了當時社會上很大反響,很多人不理解,很多人攻擊他,很多人發表了很多很多不同的意見。認為信心不足,認為通過我們幾年的努力就能夠趕超世界上這些先進的企業及品牌。

       通過走過這一段路,我非常同意竺延風同誌所說的這句話:“耐住寂寞二十年”。真是要想打造一個產業,真是要打造一個具有國際競爭力的自主品牌,沒有持久的恒心不可能做到。所以,發展自主品牌確實難。難不怕,隻要我們有“重走長征路”的恒心,抱有必勝的信心。我想,中國一定會成為一個製造強國,一定會成為一個汽車的製造強國,一定會樹立起在國際上有競爭力的高端品牌。這是我一個總的態度。

       主持人:剛才您也說到了走自主品牌這條路來說“苦”“辣”更多,作為外人我們也看到了北汽所取得的成績,尤其是在新能源汽車方麵,您簡單給我們介紹一下未來北汽在新能源汽車方麵還有什麽大的動作或者新的規劃嗎?

       徐和誼:北汽新能源這些年確實發展不錯,我們從2010年開始真抓實幹,當時行業裏真幹的企業不多,北汽是真抓實幹。當時很多人為北汽捏了一把汗。今天大家看新能源汽車,“哎呀,這抓到點上了”,認為這是一個發展趨勢。殊不知七年前沒有人看好,幾乎很少很少有人看好,甚至大家對新能源的概念都很淡漠。所以,走到今天,經常有人問我:當時怎麽看得那麽準啊,什麽力量促使你下這麽大力氣去抓呀?隻能說我們在北京市委市政府的直接領導下,明確指令要北汽大力發展新能源汽車。

       我們在發展傳統汽車自主品牌的基礎之上跨入了新能源的領域,連續四年在純電動乘用車方麵保持國內第一。我也有很強烈的信心,今年仍然會第一。我們在起步的時候那真是一無所有,發展到去年完成銷售5.2萬輛,今年我們目標是要完成確保17萬輛的銷售,力爭要幹到20萬輛。

       主持人:3倍之多。您有信心嗎?

       徐和誼:這幾年都是幾倍的數字在增長,去年5.2萬輛,前年是2萬輛,大前年是5000輛,再早有過2000多輛的銷售,起步那一年才幾百輛,你看這幾年變化多快,可以說是爆發式的增長。

       我們目前在社會上純電動乘用車的保有量已經接近10萬輛,這接近10萬輛的用戶當中沒有發生一起嚴重的安全事故,得到了消費者更多的肯定。

       當然,作為這麽大的一個產業,新生事物在發展成長過程中還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比如大家抱怨的,最早的產品續航力比較短——100多公裏,今天我們的產品已經達到了300公裏。再有大家抱怨的,充電設施不完備。但是今天充電設施在政府的指導幫助下,社會有更多資源進入到這個領域,現在已經有了很大的轉變。總之,我們想在新能源這個領域要加快加大更多的新產品推出的力度,同時也加快加大這些充換電設施的布局和建設,也加快加大圍繞新能源售後服務這方麵的推進力度。總之,要做的工作還有很多。

       主持人:不管怎麽說2016年對於北汽來說也是一個收獲之年,在香港上市兩年之後北汽就獲得了,包括您本人獲得了中國證券業最具投資價值上市公司和最具影響力上市公司領袖,獲得這樣一個雙滿貫之後,接下來會有什麽樣的利好消息。

       徐和誼:作為一個上市公司,在不違反香港聯交所對上市公司的要求下,我宏觀地說一些。

       作為上市公司我們大體分了這麽幾個業務板塊:一個是自主這方麵,大家知道自主這一塊處在一個成長期,規模在逐漸做大,在成長和培育期出現一些虧損這也是很正常的,但是虧損的周期要盡快縮短。這幾年通過我們采取不同的措施,整個自主發展這一塊的虧損得到了大力度的下降縮減。2016年減少了近1/3的虧損額,今年2017年通過進一步的降本增效,我估計能夠再降低50%左右,我們的目標是想在明年把自主達到持平,好一點的話能夠開始出現盈利。

       再有就是合資這一塊,合資這一塊有一個北京奔馳公司,這幾年它發展得非常好。不管是從規模、成長速度、新產品的推出方麵,還是整個企業的盈利水平方麵,都做到了不管是在中國國內還是在全球,都排在先進水平的第一梯隊裏,並且還在往上走。我想股民都對這一點很關注,也很高興。

       還有一塊業務就是北京現代,也是一個合資的大盤子。過去這15年北京現代始終處於產能不足,銷大於產的狀態。到今年將得到徹底的緩解,我們相繼在河北和重慶新建了兩個整車企業,大大地緩解了北京現代這十幾年來產能不足的問題。我相信隨著兩個新工廠的陸續投產,北京現代會有更多更好的具有市場競爭力的產品順利地投入市場。同時,我們也會讓過去一些老的車型逐步退出市場。總之,通過兩個新工廠的投入緩解了產能不足。同時,有了產能也對過去一些老產品加速進行淘汰。我相信北京現代未來從規模上、效率上、效益上都會步入到一個新的發展階段。

       主持人:說到令股民期待的消息,我相信還有一個大的動作他們都注意到了,500万彩票和百度智能簽署了全麵合作夥伴關係,接下來還有什麽大動作,您怎麽看待這個合作。

       徐和誼:接下來和大家講一講技術上的事。當今不管是中國大陸還是全球,汽車產業發展的技術方向有這麽“四化”:智能化、網聯化、電動化、輕量化,這是“四化”,四個主要發展方向。一月份在美國拉斯維加斯的CES展上,我們和百度正式簽署了兩個企業圍繞汽車智能化合作的協議。雖然協議剛簽,但工作從去年就已經開始做了。從今年下半年北汽要推出上市的自主品牌的產品,陸續有一些帶高智能化功能的產品就要正式上市了。我們的合作是一個很長期的大合作規劃。圍繞智能化發展,這是北汽中長期發展戰略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我們的指導思想就是走協同創新的道路,集成國內資源、國際資源來共同聯手打造北汽高智能化自主品牌的乘用車產品。

       智能化分四個階段。可能大家經常會聽到,從L1到L4,L4就是大家耳熟能詳的無人駕駛階段,L3就是高智能駕駛階段。到L4無人駕駛階段,我覺得還有很漫長的一段路要走,不是技術上做不到。真的要做到無人駕駛,就要求全社會的智能化,不光是智能交通、智能城市,包括智能社會。

       什麽叫智能社會?我先跟大家說一點大家很容易理解,就是從法律的角度。你要想步入智能社會,首先法是要健全的,要能夠跟上,法沒有跟上,光是一個產品一個車是智能的,沒用,它會延伸出一係列的社會問題。要達到L4,還有很漫長的路要走。到“十三五”末也就是2020年之前,從L3以下全部都能夠實現。所以,從今年開始,我們圍繞著L3以下的高智能化的技術,在推出的新車型上都會有所體現。這是我從時間上的大概念來說的。

       主持人:您剛才講到無論是遠景目標還是近期目標作為國人來說都是很期待的,技術性的東西不見得每個人都懂,有一檔節目使北汽形象得到了大大提升,你們和中央電視台打造的《朗讀者》節目收視率非常高,我可以理解為這是北汽文化一個隱性的傳播嗎?

       徐和誼:可以這麽理解吧,“兩會”期間見到很多人,大家也都在問“徐總,北汽為什麽和《朗讀者》合作?有那麽多娛樂性的大牌的節目,怎麽冠名了《朗讀者》?”我就回答,因為我覺得在當今社會各方麵節奏都很快,信息傳播的碎片化內容和方式多一些。特別是在周末,缺少一個真正能夠引人向上、震撼人心,同時又傳播美好的中國文化、世界文化的節目,一個陶冶人的性情、提升人的修養的正能量的節目,一個看完之後引人思考、令人動情的節目。我覺得現在從電視台來講,很少。歡天喜地逗人一笑的熱鬧的節目太多了。

       偶然的機會知道了中央電視台在策劃這麽一個節目,我們詳細地了解了一下這個節目的立意和內容,就決定投入參與到這樣一個節目當中。主要還是想引起國人更多的正能量,受到教育、啟迪。通過打造這麽一檔節目,喚起更多的國人持續不斷地通過日積月累把自己的文化素養提升,我覺得它的意義更大一些。

       同時,也和北汽這個企業的一些文化理念是貼近的。我們未來恐怕不會讚助或者是支持那種純娛樂性的節目。今後假如還有和《朗讀者》類似的節目我們還會積極地參與,傳播更多的正能量。我覺得這也是我們的一種社會責任感,通過我們的發展來回報社會。真正使我們民族、整個社會,隨著國家的強大全民族的素質越來越得到提升。

       主持人:正是因為北汽對文化對正能量的重視所以才冠名了這樣一檔能夠傳遞文化,能夠給人正能量的節目《朗讀者》。最後我也想用“朗讀者”這三個字來作為本期節目的結束,希望北汽能夠做好中國汽車的“朗讀者”,講好故事,打動更多人。

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