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競爭在文化 | 徐和誼董事長央廣《企業家說》訪談錄

發布時間: 2017-03-15     

分享到:

      2017年3月13日,全國人大代表、北汽集團董事長徐和誼做客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經濟之聲的《企業家說》節目,詳細解讀“兩會”新氣象和北汽集團新的“大動作”。

       以下為訪談實錄:


       開篇語:他運籌帷幄,“加減乘除”力推供給側改革;他多點發力,加速北汽新能源化、智能化、國際化。他麵對霧霾和擁堵,打造了國內首家新能源汽車市場化的產業鏈條。《企業家說》本期嘉賓——全國人大代表、500万彩票集團董事長徐和誼。


“文化”驅動,“脫虛向實”

       主持人:首先請問徐總,今年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什麽地方是最觸動您的?

       徐和誼:這次在聆聽克強總理政府工作報告的時候,有兩個方麵觸動比較大:第一個是“脫虛向實”,在這點上感受很深;第二點是政府工作報告中專門提到的“質量時代”,對我觸動也很大。

       我是來自於製造業的一個代表。過去一段時間,在中國經濟麵臨新常態下,社會上出現了一些“脫實向虛”的傾向,很不正常、很不健康,對於我們國家未來經濟的發展是破壞性的,它的破壞性會在一定的時間之後顯現出來。這次從中央到國務院,及時地發現了這些問題,出台一係列政策,要徹底地扭轉“脫實向虛”這樣一種傾向,回歸於正常健康的、可持續發展的經濟新常態,引導“脫虛向實”。

       第二點,剛才談到的“質量時代”。我們國家提出“中國製造2025”這個重大的戰略,到2025還有8年的時間。作為在製造業工作的一分子,我感覺到壓力非常大。中國如何從製造大國成長為製造強國?質量問題是基礎問題。沒有可靠的質量何談製造強國?沒有質量何談品牌?

       在這裏給大家分享一個真實的故事。記得我十年前到德國參加汽車展,見到業內一個專家級的人物,我向他提了一個問題:中國汽車行業未來和國際巨頭、發達國家在汽車領域競爭的焦點是什麽?他說是“文化”。當時我聽到這個詞並不明白。經過這十年的時間,我對他這句話悟得越來越清晰了,越來越有感受了。

       主持人:您怎麽理解“文化”這個詞在當下的含義?

       徐和誼:我為什麽在這個時候講這段故事?比如此次提出來的“質量時代”,我認為質量首先是人的問題,先要解決誠信的問題。不管企業、團隊還是個人,做人的誠信、做事的誠信很重要。我認為這個“誠信”就屬於文化範疇裏的一個組成部分。比如去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的“工匠精神”也屬於文化的範疇。沒有這些好的文化,何談成為一個製造強國?沒有這些好的文化,何談“質量時代”?所以今天借這個機會和廣大聽眾分享十年前我經曆的這件事情。我想,他說的“未來競爭在文化”,不光是汽車行業遇到的,相信在製造業領域可能都有這個命題,我們大家帶著這個命題、帶著這個思考,去走好我們自己的路。



轉型推動,2016成績優異

       主持人:北汽集團2016年銷量增長14.3%,在國內前五大一線汽車集團銷量當中,北汽是唯一的一家市場占有率上升的。請問徐總,有人說這是“雙品牌”戰略成功“開花落地”的一個結果,您怎麽看這樣一個數字的取得?我們做了什麽所以有了今天的成績?

       徐和誼:去年北汽集團確實取得了比較好的成績。成績的取得得益於社會多方的支持、大家的關心和愛護,得益於北汽近13萬人的精誠團結和奮力拚搏,也得益於我們對外部形勢、市場的準確研判,對中央提出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個思想深刻的領悟,也得益於北汽集團對戰略轉型的不懈推動。

       主持人:您覺得在過去取得的成績中,最亮眼的部分、做得最好的部分是哪一塊?

       徐和誼:最亮眼的是,我們利潤的增長幅度高於營業收入的增長幅度,營業收入的增長幅度又高於銷量的增長幅度,這是最亮眼的地方。這組數據說明我們的結構在發生很大的變化,低端的和市場競爭力不強的產品在逐漸地調整退出,高附加值的、有市場競爭力的、客戶喜愛的、時尚的產品成為了主角,整個企業的效益越來越好。去年我得意的是,實際完成的利潤比計劃目標高,甚至比計劃目標之上的奮鬥目標還好。從整個集團來看,企業在向著更健康的方向發展。


求穩路線,唱響國際化

       主持人:我們看到在過去一年當中,您一直在用戰略轉型的方式來打造一個新北汽,提出“三化”——新能源化、智能化還有國際化,接下來通過這“三化”跟您細細梳理一下。先來說一下國際化,我們看到在2016年,全球車企增長蠻乏力的,中國車企海外出口持續下滑,但是我們又出現了一個“逆勢上揚”,同比增長67%。您怎麽看北汽國際化業務的發展,我們在向外“走出去”的時候做了哪些,有了這樣的成績?

       徐和誼:北汽的國際化堅持走“穩紮穩打”的路線,不搞“一風吹”。分析研判好某個地區、某個國家的市場之後,定下來戰略,按照這個目標持之以恒、穩紮穩打,在推進的過程中不管遇到什麽樣的困難,隻要明確了目標和方向,堅持“不忘初心、繼續前進”的恒心。

       去年北汽的國際化戰略初見成效,增幅達到67%。我們現在主要是按照“一帶一路”國家戰略,重點開發幾個地區和國家,包括南非、俄羅斯、印度、東南亞市場。

       主持人:北汽的主打品牌是哪些呢?

       徐和誼:乘用車主打品牌是北汽紳寶,商用車主打品牌是福田。在國際化上我們做了一些嚐試,包括在南非建立基地,該基地將於今年年底正式建成投產。我相信南非基地從2018年開始將為北汽國際化更大幅度的增長做出貢獻。



協同創新,發力智能化

       主持人:北汽在戰略上的第二個發力點是智能化。2017年剛過時,您親自帶隊參加了CES展會,並且在會上發布北汽智能汽車戰略,您提到未來將在智能駕駛、車聯網和智能座艙發力。您很早就在提互聯網思維、智能化,未來我們有什麽改革和變化嗎?

       徐和誼:十多年前我說過,“誰不幹智能,誰早晚被淘汰。”也是在十多年前我還說過一句話,那時候我在政府部門管家電、輕工這個產業,我說到電視機,“這些電視機的廠家,誰不走智能化這一步早晚要淘汰出局。”經過這些年,時間驗證了這個觀點。我今天還要說:“做汽車不走智能化道路,不發展智能技術並應用在產品上,很快就要被淘汰出局。”智能化是全球汽車行業未來在技術領域的重點發展方向,同樣,也是未來市場上產品競爭打拚的一個重要抓手。未來上市的新車產品,消費者除了要考慮安全、油耗、服務、配置這些基本方麵,還要增加重要的一點——智能化。

       主持人:北汽智能化“內外兼修”。內部的研發力度在加大,不管是人才的吸引還是科研經費的投入;而在外部的合作方麵,北汽也是頻頻發力。去年是和樂視達成合作,今年在2017CES展上和百度達成合作。和樂視相比,與百度的合作有什麽不同嗎?

       徐和誼:不一樣,百度是目前互聯網企業中,特別是智能化方麵,在國內企業中數一數二的。在無人車、地圖,很多方麵百度走在了領先位置。在CES展上,北汽與百度圍繞智能汽車達成了深度合作協議。實際上我們的合作從去年就已經開始了。我們合作的產品,預計今年下半年在北汽新上市的產品當中就將有所體現。

       智能化大概分為四級,最高級是無人駕駛——L4,其次是高智能駕駛——L3。我們計劃2020年之前,帶有L3級別及其以下級別的智能化的產品將相繼亮相。未來北汽集團所推出的自主品牌乘用車產品,都將帶有較高的智能化水平。而L4級無人駕駛的應用則會有一個相對比較漫長的過程。圍繞無人駕駛,不僅涉及技術上的問題,還涉及社會學的問題、法律的問題等很多綜合性的問題,非常複雜,需要我們逐步去落實。

       主持人:汽車製造行業和互聯網公司的合作,已經成為現在的大勢所趨,各家車企都在和不同的互聯網公司進行智能化的合作。您覺得未來這些“組團式”的競爭,具備哪些特點才更具競爭優勢呢?

       徐和誼:過去我們做傳統的燃油車,依靠整車企業自身的力量“閉門造車”,依靠部分社會資源和力量可能造出好車,或者能造出一個合格的產品。但是走到智能化時代,如果還要依靠自身的力量為主,所謂的“閉門造車”——少量地依靠社會的力量,這條路根本走不通。

       當今這個時代,麵對技術進步,如果沒有“協同創新”——整合國際和國內資源的能力,也是走不遠的。誰能成功?我的回答很清晰,誰整合國際和國內資源的能力最強,有強烈的“協同創新”的意識、思維和一係列的舉措,才有可能是成功者。

       北汽在新產品研發上,整合了國際國內大量資源,與百度合作隻是其中一部分,北汽還與科大訊飛、博世等知名企業建立了合作共識。隻有高度的協同創新,才能做出真正高質量、有市場競爭力的高智能化的產品。


市場說話,新能源汽車迎新機遇

       主持人:新能源汽車是北汽集團高度重視的核心戰略之一,也是普通老百姓最關注的話題之一。過去一年“北汽新能源”整車銷量達到52187輛,同比增長159%,首次實現年度盈利。徐總對北汽新能源目前的成績如何評價?

       徐和誼:去年,由於少數幾個害群之馬的企業非法騙補問題,國家新能源補貼政策進行了一段時間的整改,形成了一段真空期,對整個市場銷售帶來了一定的影響。在這樣一個環境下,北汽新能源實現了159%的增速,這個成績是可喜的、積極的,但還可以做得更好。

       主持人:有行業人士認為,出現騙補問題除了有些不良企業自己想賺黑心錢之外,還有政策原因。這個時候應該通過市場的力量去引導消費者的需求,而不應通過大力地補貼整車企業。您怎麽看?政府當時對於整車企業的補貼,是一個怎樣的選擇?您覺得這個選擇對嗎?

       徐和誼:新能源汽車市場作為一個新興的市場是需要培育的,中國政府和各地方政府為了支持新能源汽車市場的健康發展,在起步階段或者在成長期,給一定財政的補貼,並且這個補貼是補貼給市場、補貼給消費者,我覺得是應該的。當然,中國政府也在實施這項政策過程中,發現了一些負麵問題。

       現在政府的政策在做一定的調整,其中第一個調整,是補貼的力度隨著整個新能源行業和市場的培育在進行階梯性退坡。這個退坡分為三個時間段。第一個時間段從今年的1月1日開始;第二個時間段在2019年的1月1日;第三個時間段在2021年1月1日。

       第二個調整,是政策開始由補貼市場向支持行業創新進行轉移,扶持新能源汽車產業和市場健康發展,市場的問題、消費的問題還是交給市場去解決。

       這兩點方向是完全正確的。

       主持人:您覺得階梯性的退補政策,對整個行業會帶來什麽樣的影響?會帶來幾輪的洗牌嗎?

       徐和誼:這是肯定的。目前來看有一個非常好的跡象,隨著電池技術的不斷進步和這些電池生產企業的規模擴張,整個電池的製造成本或售價在大幅度地降低,並且它降低的速度和幅度要快於國家對於整個新能源汽車行業財政補貼退坡的速度。現在很多業內人士都有一些顧慮,擔心到2020年底,整個新能源政策補貼就要徹底結束了,屆時會不會造成我們已經培育的較好的新能源汽車市場出現斷崖式的下滑。通過目前整個新能源電池技術的進步及其價格下降的趨勢來看,這種變化反而會幫助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得更好。

       主持人:國家的補貼在退坡,按照普通人的邏輯思維,新能源車價格應該要再降低一點,才能更好地拉攏消費者。可是在去年下半年北汽新能源汽車價格還稍微有點上升,為什麽?

       徐和誼:價格稍微上升的原因是產品的配置包括電池都做了調整和升級。相信隨著我們新能源產品規模的拓展,它的價格會更容易被我們的消費者接受。



加快布局,搶占共享汽車市場

       主持人:現在消費者消費理念越來越趨於理性,大家更在意產品的質量及其背後的文化元素和智能化元素。北汽一直把新能源汽車作為一個戰略進行調整、進行布局,您在日前提到,今年二季度北汽將會推出類似於共享單車的“共享汽車”項目,這個項目您能不能介紹一下?

       徐和誼:“共享汽車”屬於共享經濟範疇,是麵向未來的一個新的產業。我們準備引入流量、估值、成長性、行業份額等一些新的考核手段,以及容錯機製,給共享汽車營造一個與它的特點相適應的發展環境。

       作為末端的交通出行,共享汽車這個市場未來不會小於共享單車市場。

       我們計劃起步階段先單點突破,由點到麵,最後連線成片,首先在北京進行試點,在今年二季度或二季度末首先推廣使用。下一步將向國內一些大城市,如長沙、天津、重慶、成都、石家莊等,陸續推進“共享汽車”這一新興事物落地。

       主持人:您預估在北京會投放多少輛車?都是北汽新能源車嗎?

       徐和誼:共享汽車主要集中在大城市或者比較大的城市應用,響應“兩會”提出的“藍天保衛戰”,在共享汽車領域所用的產品,不僅要方便大家出行,還要為我們的空氣藍天做貢獻,因此要全部采用純電動汽車。

       主持人:去年您在做客《企業家說》時提到,在北京望京地區,北汽已經先行試水分時租賃市場,那時的經驗是不是可以拿來用在共享汽車上麵呢?

       徐和誼:它的一部分經驗和資源完全可以拿來使用和借鑒。最近很多人問我,共享汽車會不會很快全麵鋪開,像“共享單車”一樣的快速?我覺得有難度。

       主持人:難在哪兒?

       徐和誼:現在有幾個明顯的問題:找車的問題、用車的問題、停車的問題。還原這些場景、整合資源、解決痛點,比共享單車要複雜得多。在法律層麵也麵臨一些問題,比如開車出了事故,造成的糾紛、保險理賠等問題;比如用車出現刮蹭問題是誰的責任;比如取到的車電池是否充足、如何充電的問題;尤其車位資源很緊張,如果停車站點過少,就沒有解決消費者的便利問題;如果停車資源過多、過於分散,又有管理問題,涉及的問題很複雜。當然現在我們正在全力地想辦法解決這些問題,爭取做得更好、更完善。

       主持人:大家確實比較擔心共享汽車的停車問題,有新聞報道稱部分企業與相關政府部門合作,在立交橋下建立共享汽車停車場,並且安裝充電樁,解決停放和充電的問題,您覺得未來這個方法可不可以大範圍鋪開?

       徐和誼:我覺得這是很好的一塊資源,完全可以充分地利用。但這些資源還不夠,畢竟它和辦公場所、購物場所還有一段距離。我們現在也在尋找一些地下空置資源,樓宇閑置的資源,總之一定有解決的辦法,多方努力盡可能讓這些公共資源發揮到淋漓盡致。

       主持人:從目前整個市場需求而言,共享汽車一定有它巨大的需求空間在,但是我們看到您剛剛提到了一些問題,還有車牌的指標、成本,以及政策的限製等等,共享汽車在短時間內沒有辦法像自行車一樣,瞬間用規模化的方式占據我們的生活空間。未來如您所說,誰最先整合資源解決了這些痛點問題,誰未來就可能在共享汽車方麵拔得頭籌,一旦在這個市場上占據了領先地位,就能在這個市場分得更大塊的蛋糕。那麽,在您未來的預期當中,共享汽車的願景是怎樣的?它未來會形成一個怎樣的產業鏈?

       徐和誼:出行方式的演變大家都有體會,最早城市人出行都是公共交通,後來隨著出租行業的發展把出租車作為一個公共出行的補充,出租車之後又出現了專車、滴滴出行這樣一種新的業態,成為出租行業的又一個很好的補充。現在我們進入到了共享經濟這樣一個時代。大城市公共資源有限、生活節奏越來越快,在共享單車、共享汽車、共享我們共同擁有的資源這方麵做足文章,對社會、對每一個消費者來說都是一個多贏的消費模式。我個人判斷,下一步不管是共享單車還是汽車,都將是公共交通之外,具有極大市場潛力的出行補充方式。


混合所有製改革活力顯現

       主持人:混合所有製改革是現在國企改革的一個熱點,北汽也一直在做著這方麵的研究和探尋,在這方麵,您有哪些經驗跟我們分享一下。

       徐和誼:談到國企改革,北汽在這方麵先行先試做了一些工作。過去的一段時間,除北汽集團是純國有企業性質,集團下屬所有二級企業以及新組建的二級平台全部實現了股份製。在此基礎上,按照當前國家所提出來的混合所有製改革的大方向,我們正在一步一個腳印地將集團內的二級股份製企業進行混合所有製改革。比較突出的成果是,北汽新能源股份公司第一個實現了徹底的混合所有製改革,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改革帶來的活力快速迸發,給企業發展帶來巨大變化。第二個成功的改革案例是我們剛組建不久的另一個二級公司——華夏出行,其在起步的時候,就進行了深度的混合所有製的改革。2017年,北汽集團下屬其它二級公司也將陸續進行混合所有製改革。

       為什麽要進行混改?我們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要摒除在過去體製下活力不足、創新不足的弊端,激發企業新的生命力。


2017新目標,擼起袖子加油幹

       主持人:2017年,徐總給北汽集團立下了什麽新目標?

       徐和誼:北汽集團連續幾年進入到世界500強企業,去年位列第160位,比2015年又進步了47位,今年我們的目標是要進入前130位。2016年,北汽集團完成營業收入4061億元,今年,我們要擼起袖子加油幹,確保完成營業收入4800億元目標,向5000億元奮鬥。

電話
400-810-8100
二維碼

掃描進入手機版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