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訪談 || 徐和誼:麵對AI時代,北汽的“超車”之路如何走

發布時間: 2017-09-25     來源:中國汽車報

分享到:

訪談嘉賓:北汽集團董事長 徐和誼
訪談主持:《中國汽車報》社社長 何偉




“AI技術將對汽車工業產生巨大影響,推動行業變革。我們必須清醒地認識到,未來汽車產業的發展必須抓住第三次技術革命的機遇,因此,要從現在開始高度重視,全力以赴地抓。”

何偉:

當前,汽車行業正在經曆一場技術變革,在這場變革中,新技術帶來的衝擊之大、速度之快是前所未有的。中國的傳統車企如何麵對這場技術變革?北汽在新能源汽車領域積累了一定先發優勢,怎麽在這種優勢基礎上,更進一步?


徐和誼:

汽車行業當前正麵臨一場巨大的變革。從技術路線上來看,我認為有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持續了一百多年的傳統汽油機時代,這一時期非常漫長。

第二階段是新能源時代,隻用了四五年的時間新能源汽車就從當初的乏人問津到今天的如火如荼,速度之快是我們始料未及的。新能源汽車這個階段的發展與黨的十八大所倡導的綠色發展理念息息相關。這幾年我們身處其中,尤其是自主品牌成為市場主體,推動了中國新能源汽車的強勁發展。新能源汽車的重要性也逐漸被各方認同,成為我國新的戰略性新興產業。

當第二階段新能源汽車產業的發展還沒有完全成熟的時候,更讓人始料未及的是,第三個階段的技術革命強勢來襲,即以AI技術為代表的智能化。

綜觀這三個階段的技術變革,北汽抓住了第二階段的機遇,積累了先發優勢,取得了一定成績。但是,我們也清醒地認識到,未來必須要抓住第三次技術革命的機遇,因此,要從現在開始高度重視,全力以赴地抓。因為AI技術的發展將對汽車工業產生巨大影響,推動行業產生變革。








“我預計,到2022年或2023年,自主品牌新能源汽車的市場份額一定會遠遠超過跨國公司在華產品的市場份額,有望占據2/3,打下大半個江山。更重要的是,那時候的產業發展將不再靠政策扶持,而是完全市場化的結果。”


何偉:

在以AI技術為代表的智能化時代,我們和國際先進水平差距並不大,但是我們在傳統內燃機領域畢竟基礎比較薄弱,要想在未來的競爭中不再次落後或同步、甚至趕超,顯然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徐和誼:

如果說,我們的新能源汽車和國際先進水平處於同一個起跑線上,那麽,AI技術方麵我們目前並不落後,而且在資源上也有優勢。發展新能源汽車是我國汽車產業由大到強的必由之路,如果我們再搭載上智能化,將會以更快的速度實現由大到強的目標,縮短進程。

但是,在這一過程中,我們一定要充分重視智能化的作用,現在汽車行業對此的重視程度還遠遠不夠,甚至有人認為智能化是高檔車、豪華品牌的事,中低端產品沒必要智能化。這是完全錯誤的,這從智能手機的發展中可以得到印證。今天在中國市場無論是什麽價位、品牌的手機首先都必須是智能機,否則將失去市場。未來,汽車也會如此,如果隻單純地生產傳統汽車,在中國將很難生存下去,所以我們一定要抓住智能化的機遇,提早布局。同時,當今社會的消費升級速度越來越快,智能化不僅局限於乘用車,商用車也需要智能化。



與此同時,中國自主品牌汽車有望借助智能製造乘勢而上。2015年,我國提出《中國製造2025》,汽車業在其中承擔領頭羊的角色,要有重大貢獻。當時,業內壓力很大,擔心不能如期實現。可是近兩年,我觀察發現,以現在的勢頭,不僅能實現還有望提前實現。

為什麽這麽說?首先,在傳統內燃機汽車領域,自主品牌進步非常快,而且不是短期的,不是一兩家企業的行為,也不是靠政府、政策的拉動,而是靠產品、品質實實在在的提升實現的,各家企業都在穩紮穩打、實實在在地推進自主品牌集體向上;其次,借助傳統內燃機技術的進步,新能源汽車領域也有了支撐,發展得更快,產品也更有競爭力。我預計,到2022年或2023年,自主品牌新能源汽車的市場份額一定會遠遠超過跨國公司在華產品的市場份額,有望占據2/3,打下大半個江山,合資品牌、跨國品牌占據剩餘的1/3,我對此充滿信心。更重要的是,那時候的市場將不再靠政策扶持,而是完全市場化的結果。

到“十四五”後期,如果我們的產品搭載上高度智能化技術,還將如虎添翼,甚至可能做到“我有他沒有”,而不是“他有我也有”。為什麽說我們在智能化方麵會有更好的發展,因為中國的IT和互聯網這兩大行業發展得都非常好,走在世界前列。再加上我國特殊的國情,這兩大行業恰恰不是以國有企業為主,而是以混合所有製為代表。一大批“70後”、“80後”在這兩個行業成為領導者,他們大多接受過高等教育,是最具創新活力的企業家。他們體製活、人員素質高,很具代表性,活力無限,都給這兩個行業帶來創新性活力,同時也為我國智能汽車發展提供了必要支撐。








“過去,我們的技術進步更多靠硬實力,但隨著AI時代到來,硬實力的作用在減弱,來自編程、軟件開發等IT和互聯網領域的軟實力越來越重要。而傳統車企在這些領域沒有人才儲備,必須依靠IT和互聯網領域的力量,兩者協同創新。”

何偉:

隨著新造車勢力的闖入,我們欣喜地看到,汽車行業迎來一股創新活力,但這種活力一時還無法真正轉變成生產力。同時,國有企業創新活力差的弱點似乎正在阻礙創新,怎麽讓新舊結合,為汽車行業帶來創新發展,是我們必須思考解決的問題。


徐和誼:

這也是當前我國國企改革麵臨的艱巨任務,而且時間緊任務重。近年來,互聯網造車不斷進入汽車行業,盡管他們現在影響力還非常有限,也沒有什麽特別重大的實際貢獻,但在汽車行業中起到了很好的鯰魚效應,為汽車行業的協同創新拉開帷幕。

汽車行業是攸關國民經濟的重要支柱產業,伴隨著新中國的成立,已有60多年的發展曆史。同時,以國有企業為主的汽車業,像其他行業一樣麵臨國有企業改革的重任。我們麵臨著繁重艱巨的改革任務,這其中最困難的就是國有企業一些固有觀念製約了我們創新發展的步伐,尤其當前全球汽車工業又進入技術大變革的時代,我們要追趕上這場變革必須創新,從觀念理念轉變開始,改革機製體製。恰逢此時,鯰魚效應出現,帶來協同創新,為汽車行業帶來創新發展的新風。


為什麽說協同創新如此重要?在汽車領域,過去,我們的技術進步更多靠硬實力,但隨著AI時代到來,硬實力的作用在減弱,來自編程、軟件開發等IT和互聯網領域的軟實力越來越重要。而傳統車企在這些領域沒有人才儲備,必須依靠IT和互聯網領域的力量,兩者協同創新。

在這一過程中,大型國有車企集團特別是領導層必須解放思想、轉變觀念,聯合各方資源,因為留給我們的時間並不多,挑戰卻不小。北汽地處北京,在地域上占據了優勢,北京也有這方麵的資源,但相比深圳的科技創新活力還有一定差距,不過我們也正在調整,製定長期發展規劃,厚積薄發。








“在發展自主品牌的過程中,我們一定要堅定,不忘初心,不能因為一時的困難而動搖。自主品牌在建設汽車強國中的作用不用再強調,現在關鍵是行動。”

何偉:

新技術革命為自主品牌帶來了機會,但同時我們也必須麵對當前自主品牌基礎薄弱的現狀。尤其是北汽,在去年取得一定成績的同時,今年市場銷量表現得並不好,究竟是什麽原因造成的?發展自主品牌我們喊了十幾年,也一直在推進,什麽時候才能真正進入收獲期?


徐和誼:

在發展自主品牌這條路上,北汽起步比較晚,雖然取得了一些成績,但過程並不太順利,其中,有進步,也發現了一些不足,我們正在努力調整。在發展自主品牌過程中,我們一定要堅定,不忘初心,不能因為一時的困難而動搖。自主品牌在建設汽車強國中的作用不用再強調,現在關鍵是行動。

在審視自主品牌發展時,我們必須客觀。在全國幾大汽車集團中,北汽集團的自主品牌汽車起步最晚,但發展速度並不慢。2016年8月16日,北汽自主品牌第100萬輛整車正式下線。從2011年第一輛整車問世到第100萬輛整車下線,北汽集團用5年時間跨越了大多數車企需要8~10年才能走完的曆程。我想這是一個值得肯定的成績。


當然,我們也必須麵對,企業經營必須以盈利為目這一現實,任何企業不盈利都是不能長久發展的,但盈利是要有品牌做支撐的,而我們的自主品牌,現在品牌力還比較差,北汽也不例外。所以要想辦法,提升產品品質、品牌,然後才能談溢價能力。

經過幾年的努力,北汽自主已經完成“1.0時代”的積累,在這一階段,我們以消化、吸收薩博技術為主。而現在,我們已經進入“2.0時代”,逐漸掌控了設計、製造、銷售和服務整個價值鏈,不僅在國內市場占據了一席之地,而且也開始走向國際市場。盡管我們現在一時的市場表現出現了起伏,但從產品研發和產品質量等層麵我們完成了原始的積累,有了真正“自主”的東西。我們有信心,隻要我們耐住寂寞,紮紮實實悶頭把產品做好,把體係建好,把品牌一點點往上推,培育好,積累到一定程度,好結果自然就會呈現。我相信,“2.0時代”的北汽一定能打個翻身仗。

電話
400-810-8100
二維碼

掃描進入手機版

留言